Lono

限定爱情1

1

在深山老林里面拍戏令人头疼,和一堆不知名的新人演员在一起拍戏更头疼。无奈公司非美其名曰风险投资,说这年头蹭流量大牌热度多半会糊,观众吃的是新面孔好剧本真故事这一套,所以公司特意挑选了心尖尖的演员苗子跟着剧组进山修炼,只等开播之后一众人一起大红大紫。

 

廖歆从戏剧学院毕业多年,虽然还是个不知名的十八线群众演员,但是演艺圈里的潜规则她比谁都清楚,她所在的公司铭仁刚刚起步,缺的不是能在一众大牌身边混个脸熟观众却始终叫不上名字的男二女二,而是在各类小投资影视剧中投机,把新人演员往里送,观众眼光刁钻,审美毒辣,指不定就能对上他们胃口,小红一把,一跃成为公司招牌。

 

所以,当经纪人语重心长地把她划为心尖尖的一类重点培养对象的时候,她表面笑嘻嘻地答应,心里却毫无波动。同样的事情要是搁在一年前,自己早就欢呼雀跃喜上眉梢,拉着经纪人的胳膊甜甜地喊她姐姐,下班后我请你吃火锅。

 

可是就是答应着“重点培养”她的那家公司,三个月后就挖来新人演员,于是她就像个被遗弃的玩具,甚至还没有开封,就被丢出家门,价签还明晃晃地挂在外面,刺眼地提醒她自己一文不值的事实。

 

她至今没想通自己被淘汰的理由,究竟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长相不行,业务能力太差,还是因为新人演员隔天就挽着公司人力资源部的主任胳膊,亲切地叫他“欧巴”。她只感觉一阵恶心,当机立断订了回国机票。

 

离开公司,首尔的大街上就再也听不到一句中文。冬日的凛冽寒风中,她拖着沉重的行李,一路比比划划,才勉强上了航班。

 

舷窗冰凉,窗外是那条消失在工业革命下的璀璨银河,她把脸贴在窗前,想着浩瀚如它,也终将离开人们的视线。

 

飞机升空之后,隔壁座位的小女孩吵着要看星星,女孩的母亲抱歉地朝廖歆笑,廖歆毫不介意,起身跟母女俩换了座位,挨着过道就着灯看报纸。

 

如果此刻她能够打开网络,会看见海外公司的名单里面自己的名字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她背包里的合同,护照,签证,不需要粉碎机就已经变成了垃圾。她难过又庆幸,或许对她来说,零,是个最好的开始。

 

小女孩在窗边拍着手,问母亲那颗是不是北极星,廖歆抬眼,想说不是,北极星比这颗大得多亮得多,但是女孩母亲点点头,温柔地说是,她只好低头喝飞机上免费的苦咖啡,不忍再开口。

 

梦想破碎的感觉有多难受,她比谁都清楚。

 

 

她后来是怎么上了铭仁这条贼船的?大概是因为正巧在报纸边缘看到了招聘的小广告,回国待业需要租房子需要钱,所以她必须继续她的老本行,大概是因为老板是个实在人,亲自下场面试,她在演艺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能力不缺,对付资产阶级游刃有余,最后唬得老板激动地握着她的手,说铭仁未来一姐可能就是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签下这份合同。她被老板的老实人气质打动,心想也不嫌弃这是个小公司了,反正自己还年轻,耗得起。

 

然而现在她坐在宿舍床上边收拾行李,边开始后悔,不知道剧组是个什么糟糕条件,盒饭好不好吃,住宿有没有蚊帐,自己带的花露水创可贴够不够用。

 

同公司的室友栗子搬着三箱快递走进来,一个支撑不住,快递盒噼里啪啦掉在廖歆脚边,廖歆瞥了一眼,是某品牌的保湿面膜,年中大促,买一送三。

 

“自己装几片,到时候肯定挺干,我们毕竟还要靠脸吃饭。”

 

栗子一脸不高兴地嘱咐廖歆,廖歆笑弯了眼睛,一边连声答应,一边腾出手去掐栗子的脸蛋。

 

“莉莉啊,你这张好看的小脸什么时候能高兴起来。”

 

“不知道,可能拍戏的时候吧。”栗子低头躲开她的手,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撒谎,廖歆撇了撇嘴,像栗子这种万里挑一的雕刻美女,国内出道多年还沦落到跟她同公司,除了因为演什么剧都像在哭丧,她找不到别的理由。

 

粗糙的生日贺图

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的尤老师

生日快乐🎂